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出版动态 诗书画坛 获奖图书 好书推荐 本站公告 出版信息 招贤纳士 访客留言 用户登录
  人文社会   文史哲学   法律宗教   教育教学   诗词歌赋   散文随笔   长篇小说   短篇小说   纪实文学   传记传奇
  杂文游记   名胜古迹   文化学术   书画音美   影视剧作   儿童文学   诗文选集   文艺评论   修身励志   民间故事
  科普医学   自然科学   民俗文化   易经风水   农业科技   军事科学   金融经济   管理科学   生活百科   音像出版
编辑查询
编辑姓名:
统一编号:
  业界动态
· 非遗项目新书《北韵禅乐研究》出版发  2017/9/26
· ●中国书业管理信息系统对话标准乃是  2016/11/2
· “全能型”人才推动图书营销职业化  2016/11/2
· 书越出越快——质疑凭借新闻热点炒书  2016/11/2
· 微利时代:解读大众图书出版的微观样  2016/11/2
· 美国按需出版掠影 ——  2016/11/2
· 2013-2017年中国图书出版行  2013/8/17
· 2012年版权局将制订教科书支付稿  2012/3/10
  联系我们

 

●业务监督:13552647269
●联系电话:00852-8102 2593

●北京编稿中心:010-61734115

●英文网址:http://www.bjwhcbs.com
●投稿信箱:790181930@qq.com
●总部信箱:bjwhcbs@yeah.net


 
  诗书画坛 当前位置:首页>>诗书画坛
 

邱风:我的经史子集

【字号 】 发布时间:2022年4月29日 打印本页

00000000000000警示.jpg

我的经史子集

邱风/文

自幼受家父家教影响,乐于读书、买书、藏书。在那个物质贫乏年代,书香带给我们丰富的精神生活。回想个人藏书经历,兴味无穷。这里依中国传统图书“四部分类法”,分别记录我的经、史、子、集四类购藏与阅读心得。

想读经书

我有意识地买书,始于小学时期。那时是受父亲行为的影响,而萌生的意识。

父亲并没有上过多少学堂,也就是“蹭”了两三年私塾,因家贫辍学务农。他发奋自学,小小年纪就选拔上了乡政府的通讯员。我读小学的时候,一次偶然机会,发现家中阁楼上有一箱书,还有一些连环画册,我们叫小人画,就一本一本拿出来“啃”,觉得特有“滋味”。小人画很快翻完,书瘾大发,就想方设法再去买些来读。

那时家贫,靠从家长手里“抠”点小零花钱,是买不了几本书的,那时候买回来的,也只是些小人画之类,至今已没留下几本了。 高中毕业,回乡当了民办教师后,有文教部门每月发的几块钱资料费,别人用来买生活用品,我全用于买书。大多购买的是教学辅导方面的书,文学名著也购了一些,但对中国传统文化典籍,特别是儒、释、道三家思想经典,还很少涉及。那时我对四书五经认识不足,当然书店里也没有这类书卖。

系统地购买和收藏传统经典,是工作调到鄂州以后的事。一方面,是我参加了中文系本科函授,老师在讲座中不断提到;另一方面,我这时结识了一些知识渊博的师友,比如鄂州大学文法学院的教授、本单位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的K君,我参观了他们家里的经典藏书,深有感触。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当时图书市场非常的繁荣,各种好书都有得卖,传统文化典籍非常畅销,出版部门竞相挖掘老祖宗的精神宝藏,编纂一套又一套普及读本、今译丛书、传统文库等,形成一股“古籍热”。此时,我愈发地感觉到自己的荒芜与无知,再加上业余从事文学创作,更是严重意识到文化底蕴的浅薄,决心要系统地阅读经书,从中华文化渊源性的典籍中,很好地吸取营养来丰富自己,增强后劲。可是这时的书价已大不同以前了,同一本书,再版一次,定价便涨了几倍或十几倍。我是机关里的普通职员,经济收入不高,工资是要养家糊口的,只得靠微薄的稿酬来购书。这个时期,经书虽购得不多,但几种主要的还是有了。比如儒家十三经,道家老庄经典,佛教经典选本、先秦诸子十家著作等。

同时,为了启发幼小的儿子对传统经典的兴趣,特地购买了《三字经》《幼学琼林》《十七史蒙求》之类传统蒙学丛书,和四书五经绘画本之类经书普及读物。当然,这在那时,还有担忧以后书价会更高的“抢购”之意。

在经典学习上,我先天“贫血”。自幼上学,接受的是对经书的批判,传统文化被作为“四旧”抛弃。如今是急需“补血”,我一个弄文的人,不读点渊源性文化,其为文就好不到哪里去,就好比一坛酒, 不醇俨,一块糕,缺酵母。我深深反思自己,即便如今购来了这些经书,还只是在随兴翻翻,未能深刻地钻研进去,大多是依赖今人的翻译和阐释来读,这证明了我的浮躁和肤浅。

旧时儿童,从那么小开始,把四书五经“熟读潜玩”,所以那些老一辈文豪大家,都能够做到经史子集,过目能诵,名篇巨制,信手拈来,说话作文,卓尔不群,我对他们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经学家崔东璧说:“奉先人之教,不以传注杂于经,不以诸子百家杂于经传....然后知圣人之心,知天地日月,而后人晦之者多也。”我天性驽钝,仅有的一点点古文基础,还是出校门后自修的,读古籍,首先要注解才能读下去,更没有能力辨别“杂于经”的传注,和“杂于经传”的诸子百家,想来对于经书研读,这一辈子难有成就。

但戒去浮躁,潜下心来,读好一两部经书,想必是能做到的,也必会有所收获。美国畅销书《对生活的一点小小建议》作家H•杰克逊•布朗对儿子的忠告中,有一条就是:“花一年时间去研读一本经典著作”。 我呢?一年不够,就多几年,就一辈子,好在心存志愿,这是引为自豪的。

我的史书

读史书。可以知兴衰。以史为鉴,对人生禅益大矣。

历代读书人,都重视史书,中国传统典籍,无不载史,文史交融,四部皆通,因而自古就有“六经皆史”之说。

我念书的时期,正是上世纪那段特殊时期,学校里很少正经上课,许多中学根本就没有安排《历史》课程。毕业后走上社会,有志自修中文,因历史知识基础差,自修障碍重重,不得不发奋兼修历史,买来许多史书,摘抄了一大本中国历史提纲,还自编了中外历史大事年表,慢慢发现了自己对历史的兴趣。

史书有纯粹的历史资料记录,如方志、年谱之类,也有历史演义,用文学笔法记史。中国传统的图书“四部分类法”中,史部占第二,仅次于经。中国史部庞博繁杂,包括正史、编年、纪事本末、古史、别史、杂史、载记、传记、诏令奏仪、地理、政书、谱录、金石、史评等14类,每类又分若干小项目,如杂史中有事实、掌故、琐记等等,这些专业性的东西,我知之不多,只是捡自己喜欢读的历史读物,购买和阅读,就像《史记》这类历史性与文学性结合得很好的典籍,还有各种朝代演义和历史人物传记。

我曾经想购全一系列史部书,把从古至今,反映各朝各代最好的最有代表性的史书,都购来收藏,后来觉得这不过是一种妄想,经济条件的限制且不说,那“最好的最有代表性的”史书怎么界定?比如我就请教过好几位老师:反映元代最好的史书是哪一部,答案就完全不一致。但至今看来,我还是慢慢拥有了一系列史部书籍,如二十四史中“前四史”原著本,以及其他二十史选编本,《资治通鉴》及续通鉴,《国语》《战国策》《水经注》之类史地名著、今人吕思勉《中国通史》、蔡东藩《中国历代通俗演义》、世界知识版《世界史通俗演义》、辽宁少儿版《五千年演义》,还有一部分古人撰或今人著的历史人物传记,等等,对于只想一般性了解历史的读者来说,这些史部已经够了。

以文学形式写历史,好读易记,印象深刻。我曾想购《柏扬白话版资治通鉴》,也借阅过其中几本,可这套书部头太大,70多册,我的经济状况不允许。再之,就我藏有的史书中,有不少的重复,如秦汉、三国、宋元几个时期,我已有了几种较好的纲鉴类读物。同时,也想着借阅,“买书没得借书好”,这是说借来的书看得快,精彩部分还必须摘抄下来,这样就读得扎实,而买了来后,总觉得既已拥有,便可等有时间再看,等着等着就将书束之高阁了。

现在的生活节奏很快,物欲横流,随着个人年岁增大,读书写作的节奏反而变慢,对现实中的一些情势,不禁有些不惯之感。一方面,身心疲惫,难以潜下心来读大部头的史书;另一方面,急于想从史书中找来生活的阐释,调整情绪。就这般矛盾交织着,因而对史书总是断章取义,一知半解。

孙犁老人说:“读书和买书的情形一样, 像顺藤摸瓜,真正吞下肚的,常常是那些小个的瓜,而大个的瓜,就只好陈列起来了。”可我之于史书,“吞”下去的,只是那些“小瓜”的“瓜皮”而已,连“瓜瓤”的滋味,还没真正“尝”到。心增愧悔。

买好史部和读好史书,都不容易,一要有历史知识作基础,不同朝代,有不同特点,连语言称谓都不一样,你必须懂一点;二要有分辨能力作前提,传统文化中有精华,有糟粕,你要有正确分辨能力;三要能借古鉴今,得到人生启迪,指导当下生活,这才是史部作用。读史书还有一点,不能“死”读,在读某一个历史阶段的同时,要有自己的思考,还要参看一些有关资料,比如要考量写这部书的作者,立场如何,想表达什么,学术靠不靠得住等等。当年孙犁老读到时《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又特地去买《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相关图书,一并加以研读,他并不是要当历史学家,或文学断代史研究者,而是想把史书真正读进去。

亲近诸子

我真正“黏”上先秦诸子的时候,是刚从黄冈调到鄂州来的时候,单位有一位同事K兄,是恢复高考制度第一年考取中山大学的优秀生,毕业后分配至中直机关,后因身体原因,退职回黄冈乡下休养,我们这个单位领导惜才,把他从黄冈“挖”了过来。我跟K兄一见如故,他见我爱看书,就问我藏了些什么书,我说无非是些文史书罢了。他就跟我讲先秦诸子,背诵诸子散文给我听。 

我颇为震憾。先秦诸子我过往也接触过的,最早的接触,还要算到70年代初那个特殊期间,是从作为反面教材的《论语》里接触的,读了一些选段后,竟觉得说理精辟,语辞美妙,不禁十分喜欢,便把此书好好保存了下来。高中毕业后参加大学函授,辅导老师也讲到先秦诸子,但没有特别深刻的映像。这回听K兄给我一番介绍与讲解,就在心中打下深深烙印。

我有时一声叹息:为什么就没能出生在2500年前那个文明轴心时代里呢?那个时候,天空中群星灿烂,人类中到处闪耀着智慧的光辉,在我中华大地,大批圣哲先贤泉涌般出现,我即使当不了圣哲,发不出自己的光,可是能够目睹孔孟、老庄、墨韩、孙武这些伟大人物的神彩,也是光耀披身啊。

此后,我就开始我的选购子部典籍计划。

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先秦诸子亦多矣,选好子部经典,诚实不易。清人张之洞在《书目答问》中谈到:“周秦诸子,皆自成一家学术,后世群书,其不能归入经史者,强附子部,名似而实非也。”不过,我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只想用诸子的智慧与文采丰富自己的生活,又不作专业的探考,也就没有那么多徘徊了。

依班固《汉书•艺文志》,首先得购买九流十家代表著作。

孔孟之道,是数千年中国传统文化之根,孔子、孟子、荀子这些儒家代表人物的著作,应是首选。尤其《论语》,就是在当代,还被神化为“成功宝典”,一些成功人士的书架上,不忘摆一本《论语》,嘴里念叨着“半部《论语》治天下”。说来也幸,这部书我还保留着那个特殊时期出版的、作为批判用的选本。我翻出来再读,满口余香。同时,毫不犹豫购买了商务印书馆近期出版的《论语集注》《四书集注》,还买了中国书店的《荀子白话今译》。

老子和庄子的书,曾一度在当代大学生中流行,“九流百家,无不源于老子”。《道德经》版本特多,怎么选?综合K兄意见和附近书店现成的版本,购买了冯达甫在77岁高龄时译注的《老子译注》,上海古籍1991年版。捧来一读,十分会心。

由于孔子和老子买的好,在选庄子时,就草率了一些,因图本地方购买方便,买回了中国广播电视版《白话庄子》,书印的不错,诠释也十分明晓,可是舍了杂篇11。尽管,在出版前言中说明:“自明末哲学家王夫之以来,直至当代哲学家冯友兰、侯外庐等,均认为《庄子》内篇很可能出于庄子本人之手,而外篇则明显不似庄子本人所作,可能出自庄子弟子后学之手;至于杂篇,驳杂而无统,大概既有庄门后学的作品,也有别家东西杂入其中,多与庄子的思想不符。”但我还是十分后悔仓促地买了这个版本,不管怎么说,《艺文志》和《四库》中的庄子是有杂篇的。所以意欲再选购一种。

墨子和韩非子,墨、法两大学派代表人物的著作,不可或缺,可当时市面上不多。法家书我的家藏倒还有几本,是上世纪“评法批儒”那个特殊时期出版的,比如《法家著作选》《商君书》和《法家诗选》,是先父当年购买的。我一直觉得,父亲那时候积极购买这类历史经典,肯定不是为了什么批判,而是收藏典籍。这些书虽作注偏颇,但原著校对是很好的。但是,我计划购置诸子系列,还是要选近期出版的权威读本。书店里暂时没有,只有预订。便找到熟识的书店经理,翻开书目报,看到有贵族人民出版社《墨子全译》和岳麓书社《白话韩非子、商君书》,都是附有原文和注释的,书到手后,非常兴奋,两种书都是丛书之一,岳麓版是“古典名著普及文库”,贵州版是“中国历代名著全译丛书”,岳麓版装帧考究,价格合理,贵州版诠译全面,只有平装本,便选择岳麓书社硬面精装版那种,预订了好几位诸子著作。

孙子未列入十家,但属先秦显学,《汉书•艺文志》未入诸子略,是因为单设了一个兵家略。我购买的是《白话孙子兵法》,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的,虽是一种普通读本,原文、译注、解读均好,我通读了一遍,也不打算再继续深研了。此本足矣。

杂家中的《吕氏春秋》《淮南子》真不愧是“杂”,既是哲学,也是文学,更是大百科。我买了汉高诱注本,上海书店根据世界书局《诸子集成》本影印,直排,古字,是权威版本。只是初读有点不习惯,读顺了很能入境。

“释道书,也在子部。”佛学虽是外域传入,但很快融入儒、道等先秦华夏思想了,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三教”之一,人们称“三教九流”,所以我学习子部,亦不可不涉释学。购了《白话金刚经》《白话坛经》,三秦社1992年版,有经文有注释有导读,我仔细读了,大有裨益。孙犁老人说,佛教之盛行,不在经义,而在于宗教形式的庄严。我倒觉得,形式庄严是一方面,其经义博大精深,也很吸引人的,只要读进去,便深受感染。

子部书,古人的界定也不完全一致,有称“六家”说的,如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有“十家”说的,以《艺文志》记载而通行;也有十二家、十四家说的。就是通行“十家”说,据悉现存也只有20多种,且许多种还在存疑,一说是伪作。我购买了十家中的代表典籍,把每家读一读,即使不能一时读完,读一读前言、译序,就已经非常钦慕先秦诸子了,由是还想多收藏一些,十家代表之外的诸子著作,或十家代表人物著作的不同译读本,也购买一些,日积月累,竟也颇具规模,比如管子、列子、邓析子、尹文子、抱朴子、鬼谷子、慎子、公孙龙子、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搜神记等等,留着自己慢慢看,也留给子孙们读。

收藏集部

现在该来说说我的集部藏书了。集部书,我们俗话叫“集子”。

《四库全书总目》集部总叙记载:“集部之目,楚辞最古,别集次之,总集次之,诗文评又晚出,词曲则其闰余也。……。然典册高文,清词丽句,亦未尝不高标独秀,挺出邓林。”(集部的目录,楚辞最早、别集次之、总集再次之、诗文评较晚、词曲则是零星残余的总合。……但是内容如经典或圣人言,用词典雅,也没有不一枝独秀,出类拔萃的)。

中国集部文献,依此五类,古往今来,汗牛充栋,但唐代以前大都散佚,以后的文集不断有新出,无法统计。

这里记述我所购买的集子。依张之洞《书目答问》所列,不光是“集部”,还包括“丛书部”。因作者在其子部首注说过:“此类(子部)若周秦诸子,及唐以前儒家议论经济之属,宋以前儒家考订之属,唐以前之杂家、释、道家,宋以前之小说家,多在通行诸丛书内。”再者,我购藏的集子中,按照张著所列古人编就的、大部整套的,很少,而古籍丛书、全书、全集、遗书、类书、种书,或由今人选编,或干脆就是今人所编的,还不少。有单本或上下本,更有多本一套的,我统统把它们称为集子。可以欣慰地说,一些著名的,在古代文学史上享有崇誉的作家的集子,我基本都有收纳。比如楚辞、诸子散文、汉赋、三曹集、李杜白、唐宋八大家、元杂剧、明清小说,这类集子都有好几种版本的了。

据说古典集子或丛书的出版,多且权威的,是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也不错。不过我选购集子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考虑,只要是著名的或我喜欢的,就往家搬。权威的版本,如“四部丛刊本”,中华书局印本,我见过,一个朋友家里有,那是在大城市里买的,我们这里找不到,只能作罢。有一家出版社,古典系列出的好,我追着购了不少,差不多把头两批出版的古籍购全了,可后来这个社的书价格大涨,质量反而下降了,花里胡哨,有仓促拼凑之嫌,我就不再继续购他的书了。

买集子是很费神的,大多的时候,书店里没有整套的卖,先买了“残本”,然后就要想办法到处去找,以凑其全。比如上海文化版的“五角丛书”,前后出了近二十辑,每辑十本,其实内容并不连贯,属于类书,可以不用整套连续阅读的。但我喜欢这套书的内容,一旦喜欢上了,就成收藏癖了,于是,到书店购买,到旧书摊上淘宝,到拥有此书的朋友处交换,至今,依此书封底所列书目,基本收全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还有我自已归类的集子,更是钟爱,比如《红楼梦》续书系列,我在家里专门设一书柜,标注“红楼梦集部”,我通过种种渠道,购齐了北京大学版的《红楼梦资料丛书•续书》12册,还收集了各种版本的续著、改编等,至今约有60余种,成为我藏书中的一大特色。2004年,全市十大藏书之家评选,我的“红楼梦集部藏书为我赢得高分。

我买回的集子中,内容重复的很多,这也证明我的眼力差。近年来,中华传统典籍出版火热,这是文化兴盛的标志,是大好事,但出版商走向市场,也急功近利,他们挖祖宗的精神富矿,到现实中来赚大钱,古典集部,被巅来倒去,改头换面,重复出版,或借解读、选编、普及之名,把权威版本,弄得庸俗不堪。比如楚辞、唐宋诗词、明清小说,我就有了好几种集子,有地方出版社以丛书形式出版的,有美术版、少儿版以选编形式出版的,也有辞书出版社以赏析形式出版的。耳熟能详的古籍名篇,这个集子收编,那套丛书选入,不重复才怪。

现在购买集子,还真得带点眼光,不然不仅无益,白白费钱费神,有时反受其害。本单位同事K兄是名牌大学中文系高才生,我俩经常一起购书。有一次在一家熟识的书店,新进了一套《五经全译》丛书,我看这套书装帧不错,价格也适宜,是南方某出版社出最近推出的,因我已经有了好几种四书五经译本,所以介绍K兄去购买,他买回后连呼上当,说不仅错字、掉字连 篇,且译义与权威版本大相径庭,真不知编审是怎么过关的。他劝我再也不要到那家书店去了。我想,这不是某一家书店的问题,是图书市场泛滥的问题,一些出版商对古籍缺乏敬畏,趁热潮赚钱,匆匆上项目,草草编印,注解不全,校对不严,以讹传讹,其害大矣。

其实,我买回的集子,认真读完的很少,说实话,并不从事这个专业,又有本职工作,业余时间怎么读得完这么多的大部头呢?但这些集子对于我的作用还是很大,主要是具有工具书的作用,比如平时在写作中,需引经据典,就从集子中去找,想丰富自己的词汇,最好是借鉴古典名著的锦章妙辞。我的许多集子,只是在买回时翻翻,然后放进书柜,即便这样,我仍乐此不疲,一套一套往家里搬,不是为了要急着读,而是为了要认真藏,我总想着等将来退休以后,再关门在家好好读一读,再说,还可留给子孙。我一介平民,不能积蓄万贯金银予后代,但可以留些精神财富给子孙。

同事K兄对我说:你的业余创作已到一定程度了,现在应当有意识去读某一家的集子,这谓之专,或注重购买某一种全集,这谓之全,再在钻研专和全之中培养出自己特色来。这话有道理,我应该是我的方向。如此说来,我购藏集子就更要努力了!


——原载《中国作家网》   

(本稿编辑:时雨)   

 
中国作家出版社
中国作家出版社BLOG
北京文化出版社BLOG
[书刊印刷价格计算器]
中国出版网
中国当代新闻网
当代传媒观察网
全球财经中文网
红潮网-军事历史
中国图书网
河东吟者-时雨博客
人民大学出版社
人民美术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
中国出版网
人民教育出版社
ISBN国际总部
当代传媒观察网
ISSN国际总部
孔夫子旧书网
香港政府一站通

>>> 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北京文化出版社(2004-2022)
 本社网址:http://www.bjwhcbs.com  ★ 北京文化出版社商业登记号:34707907003
在线咨询在线客服1  投稿信箱:790181930@qq.com       bjwhcbs@yeah.net
 我们的理念:崇尚生命价值,弘扬文化精神。 ◎ ◎ ◎ ◎ ◎ 服务不单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的荣幸
      (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果某些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